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4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,我都心疼坏了,要不我伺候喂爷喝水?”

女子提起如藕般胳膊,袖往滑落截,露在外面的肌肤如玉般没有瑕疵,皓腕上绯红的珊瑚链子称的手愈发的白。

香盈盈而来。

裴书珩目光沉沉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见她巧笑倩兮,腮边露两个浅浅的梨涡。

他嗓音有些哑:“就……劳烦夫人

了。”

楚汐听着夫人两字,险些没拿稳手里的茶杯。

她不可置信,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当自己是奶娃子。

喂什么喂,你又不是小奶狗。

楚汐笑意顿,梨涡消失。

裴书珩静默片刻,这才收回视线,从楚汐手里接过茶杯,抿而尽。

男子淡淡:“你回去吧。”

楚汐:这就是所谓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?

她低头看着边上如山堆般积着的公文:“爷日还回去睡吗?”

她想,裴书珩没准要熬通宵了,于是说话并没有忌讳:“我啊,怕独守空闺。”

裴书珩呼吸顿,不急不缓的看向语气中略带挑衅意味的楚汐。

不去主院用饭,实在是吃了心,并不饿。

祁墨来京城,他就把镇国公的事事转移到他手上。相比先前也算空闲不少。

如手头上的事,也就繁琐了些,理了半,却也无需夜理妥当,只不过,他不想留到明日。

他淡淡的看着女子,以他对气包的认知,她又得戏上身了。

“我听说你要罚阿肆?”

裴书珩不说话。

楚汐想了想,她还等着看阿肆和拂冬的后续,若是再这般去,就算有戏,也要被这小子亲手断送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