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5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……

楚汐真难受,眼千斤重,任由她怎么费劲都抬起。意识模糊,只觉得浑身冷很。

身上重,厚厚锦被压了来,她很快却又嫌,伸欲瞪开。

落儿见状,连忙制止,也管楚汐能能听见,她碎碎念道:“主忍忍,悟汗就好了。”

拂冬已在旁写着药方:“夫人高烧退,则受了风寒,劳碌过度。”

“我这就去煎药,你照看好夫人。”

……

这头,裴书珩正要门。刚换好衣裳,就听外头阿肆惊讶道:“姑娘,你怎么来了。”

裴幼眠滚进书房,她穿多,愈发憨可。

裴书珩正要问几句,就听裴幼眠可怜兮兮上前攥住他袖摆:“嫂嫂病了。身,兄,你快去看看啊。”

裴书珩只当裴幼眠玩话。

方才还到他面前处作怪人,怎么会好好晕倒?

难成想抄佛经?

裴书珩俯身:“好了,莫胡说,兄有要事。”

裴幼眠跺着脚,嚷道:“你才胡闹呢,我最乖了,嫂嫂梦里都在哭呢!你天吓唬嫂嫂?才害她病?”

裴幼眠越想越有可能,他兄冷脸她都会害怕,更别说嫂嫂了。

嫂嫂么好,就个相狐狸样什么宁世,还对嫂嫂心存轨,兄怎么就怕嫂嫂和别人跑了?

她说很有模有样。

这时,阿肆也从外头跑了回来,许他去了外头打听了番,得了消息又马停蹄赶了回来,这会儿气息并稳,带着喘。

“公,夫人病了。”

裴书珩面沉。

“如何?”

阿肆连忙道:“夫人高烧退,则受了风寒,劳碌过度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