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6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点了盏灯。至于太暗。

秋风袭来,透过隙,吹的屋的灯火随之晃晃的舞动。

楚汐张小脸热的潮红,额间密着细细的汗珠,墨发汗湿。

病弱西,楚楚可怜,更甚分。

楚汐嘴里喊着热,可身上的被重的她完全推开。面上本就副难受之状,如睡梦间可怜兮兮的着鼻。

裴书珩的目光寸寸的带着审视的看着楚汐。听着她声声的喊着热。男脸部的线条显得冷,阖眼遮住眸中的波涛汹涌,忍住心底翻的绪。

静默片刻,起身。推开房门,对着外面的人道:“打盆水来。”

楚汐热的迷迷糊糊,无意识费力的玉臂却又觉得冷,浓翘的睫在微微颤动。

裴书珩刚端着水盆走近,正把旁的棉布浸水中,就听床榻传来难受的呜咽。

动作顿,随即绞干棉布,堆叠整齐,放在女额间。

又见露的玉臂,捻了捻被褥,盖住。

头上冰冰凉凉的,仿若减少了许适感,楚汐呜咽声转小,却还是声声的着鼻。

裴书珩顺势坐在床榻处,从怀中取方白帕,动作轻柔的擦过女眼角的泪珠。

从未想到,会为了楚汐改变主意。甚至把公事推到旁。

“楚汐。”轻声念着枕边人的名,眉心紧拧了分。嘴角竟都是对自己的嘲讽之。

次破例,两次破例,甚至颇有闲心的陪着她演戏。

没想到,到头来,成了个了戏的。

原先以为夫妻间,平平淡淡,讲究相敬如宾,会在楚汐身上费更多的心思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