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6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么气人儿,没准喝药如幼眠般,会闹。

他便要了幼眠平日藏着蜜饯。

还真是……果其然。

“真是受宠若惊。”楚汐时半会竟然想该说什么。

人是怎么了?竟然如此关怀备至。

楚汐蓦有些慌。

“是错了什么吗?”

导致你给假象,是死前最后温柔。

裴书珩淡淡收回视线,动作说上粗鲁,也算温柔,在她嘴里了颗蜜饯。

“唔。”楚汐嘴里被鼓鼓曩曩。她意识咬了起来。

蜜饯被处理很,酸酸甜甜,又细心剥了籽。入,嘴里泛苦感觉瞬间被治愈。

可吃完,瞧就觉得能苦到心尖药汁又被呈了上来。

“了,会儿喝最宜。”裴书珩语气依旧淡淡。

合着,你就是想看哭唧唧喝药?你是什么恶趣?

她小声嘀咕了句:“很怕苦。”

男子神色改,也知有没有听见。

“能能喝。”

没有得到回应。

楚汐见他么持,也心知逃了。

她只苦着张脸伸手去接,就听就听狗子:“喂你。”

楚汐很想知,到底是她病了,还是狗子膏肓了。

楚汐是个会享受之人,即便闻言很是惊讶,手也垂了来,只觉得天上要红雨了。

要是知剧有变,她甚至要怀疑碗里是是被了毒。

“辛苦爷了,真是幸福要晕倒了。”

女子语气浮夸很。

男子顿,良久,‘恩’了声。

裴书珩把药碗端到楚汐唇边,楚汐就碗沿,极为痛苦小吞咽着。

如凌迟般。

容易如墨般药汁见了底,她觉着苦意从嘴里直达全身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