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9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汐走,裴幼眠自然屁颠屁颠跟上。顷刻间,院子空了来,独留老者人。

阵风袭来,的手里的宣纸‘簌簌’作响。

老者从楚汐的波作中回神,缓缓垂头看着个字占据了整张纸,待看清写的,慈祥的脸上竟有些扭曲。

到最后气极反,实在不明白答应裴书珩来跑趟划算不划算。

旁人若能得他指,定然能欣喜的手舞足蹈,可裴夫人倒好,竟然丝毫不在意。

他眯着眼看着群人走远,也没有要拦的意思。又看了眼宣纸,忍不住起来。

待够了,他这才慢悠悠了院子,就有小厮候着。

“先生,奴才为您带路。”

就把人带去了书房。

书房,裴书珩身上的官服还不曾褪,想来刚回府不久。

他见到老者,又不动声的瞧了眼外头的天。估摸了时间。

早了。

不过在意料之中。

他上前亲自去引,并恭敬的给老者拱手礼。

“先生。”

老者虚手扶:“你如三品官员,不该像我行礼。”

老者德育书院的山,曾对裴书珩有过提,德望重,他虽未朝为官,可手的学生说来哪个不有成就。

裴书珩请之上座:“日为师,终身先生都我的恩人。”

裘山只好应,他喝着裴书珩端上来的茶,忍不住说了句:“像你如此死板之辈,娶这么个女子为妻也不错的。”

当然,要能降的住。

老者也很庆幸,楚汐没有打他。

说着,他不由想起裴幼眠的字,练练摇头:“我先前听你提起,令妹的字你教的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