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1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旁站着的妇人,珠光宝气却难掩憔悴。她笔直的停止腰杆,看着靳霄的眼神么嫌恶。

靳霄不她的骨肉,她如何也生不,不然也不会想方设法把人赶来。

原以为她赢了。

可偏生苍天在于她开玩,找回来的儿子,竟然个冒牌货。

证明份的贵重件,原从死人堆里刨来的。

她的儿子早就死了。

靳夫人又恨又气,直接病了日,刚缓过来,靳老爷央求她块来寻靳霄。

可,靳家家业无人继承与她何干。

儿子都死了,靳夫人的天彻底蹋了,早先年,直找儿子的股劲顿时没了,她什么都不想管,硬生生老了不少。

因此,来到靳霄住的院子,她句话都没说。

若不靳老爷就要跪,她来也不想来。

靳家的切都该她的,就算儿子死了,也不该落在个野上。

靳霄懒懒的看两人眼:“说够没?靳老爷,你还当自己我爹啊,我如何的你管?”

靳霄看见两人,日的心烟消云散。

靳老爷老脸红。

早知只个冒牌货,说什么也不会把靳霄赶走。

悔之晚矣。

可年纪了,靳家又能管年?

还需要个儿子能为养老送终。

“你上到底留着靳家的血。我不管你谁管你?”

靳霄听着耳朵能起茧。

管?靳老爷从未管过。以前没有,日后也甭想有。

“怎么还不走?都说了,我晚些要去赌坊。别妨碍我。”

靳霄不容易再次得了舒钰的同意,能和她玩把,会儿自然不想和些人废话。

靳老爷气的手在抖。要不现只能盼着唯的儿子,又怎么会忍再忍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