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1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,其实我并急,可到底阿肆过于唧歪。只说我破坏了的名声,说的像我破坏清白那般模样。”

然,她怎么会去相看。

她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么。

语醒梦中人。

楚汐懂了。

阿肆亲手把人推去的。

给阿肆机智赞。

竟然还有比她还作死的人。

楚汐知阿肆如何想的,莫非真的喜?可也见得,小丫头都说了,昨夜阿肆直等着拂冬回来。

难成这就所谓的心非。

府里传着绯闻,副乐意的模样,暗里乐的像个傻子?

这样,倒像阿肆的风格。

“我都在意,假的无论如何也成了真,哪里控制的住旁人的嘴,可在我面前抱怨了多次,眼瞧着再解决,能在我面前哭闹三上吊。”

拂冬实在拿阿肆没办法,可对方这么弱,若被这气病了,那就麻烦了。

拂冬想被讹。

楚汐头次听到阿肆跑去拂冬那里抱怨。诚然,她极为震惊。

阿肆这得了便宜还卖乖?

个大男人,还没有拂冬洒脱。

楚汐想看阿肆千里求妻。

女子抿唇,艳如枚盛开的牡丹,独揽芳华。

“的确,阿肆这人跟个姑娘似的,除了在爷跟前办事麻溜,旁的都没法看。”

拂冬深有同:“正如此。”

楚汐决定在阿肆后院上把火,烧的对方知所措。

“我听说了,那官吏唤骞北,也算识得几年书,后凭着本事进了典狱司办事,能力突,得上头提,看管重犯牢房,如算狱卒里的头头。”

她缓了缓,这才继续慢悠悠继续:“家中辈,兄弟如何,我还曾得知,单看能力,极错的少年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