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4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手镯挺看啊。”

拂冬见他说话大声大气,也知人得很。

她很老实:“骞北送的。”

她还快骞北步付了银。可骞北挑的,就和送没有什么差别。

阿肆听到里气了。

人送你就要收?

可过分了啊!

拂冬见他死死的盯着她手里的镯,当面无表的递过去。

她很说话的模样:“你若喜,我便送你。”

谁稀罕破手镯!

阿肆也知他在气什么。

“我个大男人,用得着手镯吗?”

拂冬对着他看了良久,像在确认什么,就在阿肆要粗里粗气的质问时,拂冬才面无表。

“抱歉,我忘了。”

忘了什么?

哦,忘了阿肆男的。

阿肆:???

他气的险些没过气来。想在搭理拂冬,阿肆正要大步离去。

拂冬却又无征兆的叫住了他。

“你血味。可童俊生?”

拂冬虽在裴书珩边当暗卫,到底知的很多。毕竟童俊生就她手绑来的。

她提还,提阿肆都觉得上味重。

过,味,来裴府之前,他闻了知多少年。倒也没有适。

“他,童俊生可能就么便宜了他。”

拂冬若有所思。

阿肆的属性到底还嘴碎,当碎碎念:“假士,唤郭东。绍东人士,两年前才来的京城。”

“进了京城后,用的都假名。”

“他十年前与小巷上的寡妇通.奸,被寡妇的婆婆撞见,当场把人杀了,扔尸于河。”

“他又个懒惰的,家中都掀开锅,他娘后受了苦日就和别人跑了。”

“寡妇个胆小的,亲眼目睹对她极的婆母丢了性命,被绿了的郭东对她的态度变得极为恶劣,久后便去官服告发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