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6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日盯着披风看了日。

就似对之……兴趣。

他家公子已经很久没有对人和事产过兴趣。

其实,留着人家姑娘的物件并不妥,可韩家姑娘也没有谴人来要。小厮不由起了私心,就留了来,这些日子也没有置。

可自日后,公子便没有提上句,小厮只以为日在公子眼里看到的光芒是假的。

些冒上来,以为公子能求的心思歇了去。

可!!!他们公子如竟然提了!!!

早说嘛,要是知道公子喜欢女儿家用的披风,他早就每日不重复的换上件,让公子看个新奇。

“留着呢留着呢,小的这就去取来。”

“嗯,给我披上。”魏恪慢吞吞道。

很快,如他所愿,小厮虽觉得不对,可他们公子兴就,若公子有需求,他还能去买件襦裙让公子私穿。

谁还没有个癖不是?

小厮见魏恪再度阖上了眼,他轻手轻脚的退屋子。

件披风不曾洗过,上头还留着淡淡的女儿香。

魏恪本想着盖着暖和,却不曾想,没什么效果。全无日受到的暖意。

他蹙了蹙眉,实在不解不过,将死之人,他也没有纠结。

香味淡淡传至鼻尖,魏恪本都是这个时辰就早早眠。这味道他倒不排斥,可不知为何,却是失眠了。

这莫非是快死的征兆?

——

皓月当空,天幕挂着颗繁星,夜如稠的墨砚,了醉乡阁后,马车往外赶。

楚汐靠在车上,对面的男子阖眼假寐。

两人自了马车就没说过句话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