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2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卫,回府,他就分配去,给楚汐身边也放了位,功夫最好的。

暗卫暗卫,自然暗保护。

这次来的突然,等他以最快反应冲去提住飞去的车夫,再几个快步降住马儿。

楚汐还没有从疼痛缓过劲来。

“主!”落儿惊呼。吓坏了。

她扑上来,小心翼翼扶起楚汐。

楚汐本就养的贵,身雪肌玉肤,细腻万千。额间迅速鼓起大包,红之余又带着淤青。

女双眸微闭,泪水涟涟。

她呼急促,有些踹不过气来,手捂住胸,里传来的痛感抵过头上的伤,如密密麻麻的针刺过来,无法言喻。

见落儿不知所措,她强忍露抹微笑:“我无事。”

落儿慌张万分,竟未计较这些细枝末节。不曾发现楚汐的反常。

楚汐全身上觅起汗珠。

痛意蔓延,浑身都疼。

疼的抽搐,疼的哭不来。

“是属疏忽,夫人可有大碍?”

暗卫抱拳,对着紧闭的车厢问。

落儿对外头:“主嗑伤了脑袋,先回府。”

话毕,这才扶起楚汐,让她软软倒在自己怀里。

可就是这么功夫,所有的针扎感褪去,无声无息,就好像没有疼过般。

要不是身上的汗,和脱力使不上劲的身,楚汐都要怀疑适才的切是假的。

她倒在落儿身上,缓劲。

心如雷,刺激着她的神经。

带着无助和迷茫。还有铺天盖的惊慌。

她突然想起了静安大师日毫无征兆的句。

——近日,身可有不适之状?

楚汐的心倏然收紧。

落儿见楚汐脸色难看,当大骂:“要是让我知是哪个小兔崽搞的鬼,我定然让他知儿为什么这么红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