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3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。”

意思便是:屋子里有铜镜,自己去找,他没有说谎。

韩知艺真懂他了。

平日里多说个字都费劲,如怎么逮着她的眉说个停。

她搁置食盒,嗓音清悠:“是卫璇儿得,我专门让厨房炖了汤,味可比平时吃的有滋味。你且尝尝。”

魏恪想尝。

他没有反应。

像是习惯了他般模样,韩知艺轻车熟路的住他的,再度喂。

就样以逼迫的方式,喂碗汤。

魏恪觉得他肚子的水。

他喜欢喝些,就和药样。喝多了,就会想如厕,他到底方便。

韩知艺微笑:“喝吗?”

魏恪没感觉,毕竟日日吃药,吃什么都是苦的。

韩知艺也大方:“我日日给你带。”

魏恪抿了抿唇:“必。”

韩知艺:“无须客气。”

魏恪:他是客气,他是真想要。

可话到底没说。

因为韩知艺转头端来碗药:“来,把药喝了。”

最后,也是喂的。

魏恪肚子里的水更多了。

他真的后悔了,怎么招惹了么个麻烦。

——

和宁王大吵架的宁虞闵,转头就去了皇宫,倒是他自己想去,而是皇上边上伺候的贵公公亲自来请他入宫。

御书房内,禹帝处理公务,就等着个祖宗进门。

“皇伯伯。”宁虞闵兴致缺缺打了声照顾。

“你垂头搭脑的,是谁欺负你了?”禹帝正因着野心的钰旭尧心烦意乱,如见宁虞闵幅德行,算眼里有了笑意。

“还能是谁?”宁虞闵行了礼,懒懒。

“你父王到底年纪大了,你啊,子也倔,合该让。”禹帝扶了扶额,也颇为头疼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