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光褪去色彩,风也敛息 ,墓碑周围放满束束白菊,清瘦的少年拢着束白玫瑰放到碑前,手指轻轻抚过墓碑上的黑白照片。

母亲故去三年,如凋零的白玫瑰,等回过神时方才意识到已经复存在,连余温也被风捎带走。沈清隽枕着靠垫,耳畔的风呼呼作响,只觉得内心莫名有儿烦躁。

“少爷,沈先生在理工作,夫人在家。”管家接过沈清隽的行李箱,微微欠身“知道了。”客厅的金色吊灯亮的灼眼,沈清隽透过烟雾看着面前的漂亮男人,男人笑眯眯掐灭了烟唤了声“小隽”。江斯予抹个烈焰红唇,手指涂的颜六色,沈清隽心里暗骂妖艳贱货,轻飘飘的叫了声小妈冷着脸转身就跑。

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房间摆设仍尘变保持的很。沈清隽拾起桌上的照片正面侧覆在了桌上,照片反面写着"Grandir heureux"的清秀字样,沈清隽抬起手臂覆上被泪水湿的双眸。

“小隽…进来了哦”沈清隽慌忙从床上坐起,手肘撑在床上,曲着左。江斯予将睡衣放在枕间,手有意无意的蹭到沈清隽的指尖。沈清隽本能似的缩了缩手,抬头却对上江斯予的眼睛,双眼像是有万千星星样,会把人进去。

江斯予天涂的是红色的指甲油,沈清隽暗想。

沈清隽的母亲是法国人,正经人家身,后来机缘巧合和沈清隽的父亲邂逅,欲交中次年就有了沈清隽。沈商得凶挺疼沈清隽的母亲,也从在外面乱来。由于工作忙,沈清隽见他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