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白色的床单上,沾满了松黄的尿渍,以及硬化成形的精斑,滴滴答答的,一片又一片,凌乱又脏臭,全是周熙身体里流的东西。

像是被贪玩的孩子弄泼了墨水扩散在油纸上。

周熙挣扎着抓起床单,皱地揉成团。

紧握的拳头,是凸起的骨节,和一条条扭曲绷紧的青筋。

他嘴里冒模糊不堪、断断续续的求饶声,而身后的男人却不管不顾,还在不断收紧着手中的皮带,一圈又一圈捆绕缠在手腕上,迫使他难耐地高高后仰起头,像是只被扼住命门的天鹅,濒临死亡,用劲地舒展着漂亮又脆弱的颈部线条。

周熙疼得根本喘不上气,只拼命地用鼻子抽吸,整个人像是被浓浓的黑雾包裹着,隔离了外界,意识昏沉。

密闭的空间里,静到只听到己越发轰鸣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声。

快死了吗?

周熙乐观地想着,在梦里做爱做到把己玩死,好笑,笑的他甚至有点想笑声。

许晟轩的另一只手还在胸前折磨着他的乳头,揉着他的乳晕,用力拧着他的奶肉,粗暴生疏的就像个愣头青,不知如何排解性欲暴涨时伴随的施虐情绪。

牛仔裤早就被男人扒了来,不耐烦地丢在一边。

许晟轩粗大的性器在他光裸的腿间不停做着冲刺,又快又重,胯骨啪啪啪地撞击在周熙的肉上,拍水声、肉波。

双性真是一个畸形的矛盾体,明明周熙的阴都疼的软了来,是龟头每每擦过阴唇戳上阴蒂时,还是爽的逼直流水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