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章八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吴副官果真像他答应的那样放了杨蕙离开。

当然,期间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故。东三省年年肆的疫灾在某个寒夜骤然降临,起先是呼县发来急报,中东铁路沿线一夜之间尽数封锁,交通在京奉两线设所防疫,停运的铁路线顿时如绞杀鱼群的渔网般将整个黑省团团封死。

祝箫意在隔天晌午接到了省民政长公署警务公所急拍的电报,当天便带着一批新兵抵达了呼县。他本不必亲上阵的,但当地警署人手紧缺,首先传疫灾的还是俄人开的教会医院,公所记得他是俄人身,然把他当作一剂救命的良药。

是时人心惶惶,疫症早已不知流传几日,教会医院前已经升起一面黑旗,在凛冽的朔风中如鱼鳃般一鼓一鼓地弹动。每到严冬时节就会有无数贫民、乞丐饿死,无人认领的尸首用草席卷着堆在街头巷,而这一年的惨状更胜以往,尸沟里横着被野狗啃食过的人腿,放置尸骸的浮厝散发恶臭,几乎无人再敢走上街头。

着罩的修女已经等在教会门前,一身漆黑的教袍如双翅曳地的乌鸦。祝箫意朝她一个颔首,她便将一只提灯送到了男人手上,再用指尖往一扫,一不利索的汉语闷在罩后:

“西边来的,”她说,“在面睡了,再没醒来。”

祝箫意顺着她指示的方向望去,看到一段往的阶梯——西伯利亚的寒流从来毫无温情言,在这天气最恶劣的时节,教会医院的床位告罄,连地室里都支了几张病床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