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8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这话赵平生倒是头回听陈飞说,以前喝多了也撒,大多是胡说八道,第二天醒了怎都不承认那种。不知道天是怎搞的,竟然会提如此正式的话题。不太是停职的事闹的,他琢磨着。以他对陈飞的了解,要干的事决定了就不会后悔,而且从定决心的那一刻起,便做好了承担结果的准备。这正是他欣赏对方的地方,很多人做事不计后果,却不想有没有承担后果的力。陈飞有,而这种力不是与生俱来的,是无数次的披荆斩棘刀锋舔血练就的果决。

他笑着拢了把对方粗硬的短发,轻哄道:“行了,我你还不知道?胸无大志,一辈子的念想就是守着你,现在的日子,我知足。”

然而陈飞并未因此就释怀,眼睫微微颤了几颤,问:“……无无女……无官无爵……你图什啊?”

他也搞不清己到底怎就这消沉,这责。是晚上看罗家楠和罗卫东父子间的互动,让他忽然间产生了强烈的失落感。即便是动辄被子气得头顶冒烟,罗卫东看罗家楠的眼神里,总是带着些许的豪。那是血脉相连造就的难以言说的幸福,他和赵平生这辈子注定无法享受。

“图你呗。”

“……傻……”

赵平生觉着胳膊被箍得更紧了,呼吸间的热气也越来越近。被酒精热的脸颊贴上微凉的鼻尖,扒得就剩裤衩背心的炙热肉体毫不设防的滚进了他的怀里。低头索吻,然而就在赵平生以为这个夜晚即将春色无边时,耳边忽然响起阵鼾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