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等她做甚?”陆徜依旧将母亲扶上车。他心头明,不论他等不等,简明舒都不会来。两人把话说到那份上,便是断了从小到大这十年的情份,她那干脆烈的脾,她不会再见他了。

曾氏摇着头叹气,一步迈进车里,再也不说话。

安顿母亲,陆徜裹外袍,坐到车前,着鞭扬手一挥,只闻“啪”一声空响,拉着车驶进晨雾里。

————

从江宁到汴京,水陆两路皆,水路要快些,只是因着曾氏体弱,容易船,所以陆徜选了陆路,宁走得慢一点,也要照料母亲。

不到半日,车已经城。

城外官道的积雪已被铲净,两侧的夹道树都只剩光秃秃枝丫,近年关的时间,来往的车很,冷风瑟瑟进身体,纵是陆徜了风帽掖实衣襟闭嘴,也架不住那风无孔不入,得他面颊赤红,身上冰冷,只用冻僵的手麻木地抓着缰绳,目光直视前方似乎没有尽头的路。

心绪被风,陆徜正发着呆,不知又行了多久,官道上忽然迎面急驰来一辆车。那车由所拉,速度飞快,车车厢通体漆黑,窗用暗沉的毡帘遮得严严实实,车上没有徽记,看不来历。

蹄踏地飞驰的声音,在寂静官道上响如鼓音,很快就近陆徜。

陆徜虽然声未动,心里难免犯疑,当不着痕迹地打量起这辆奇怪的车来。

很快,车便驶到他旁边,厚重的毡帘恰在此时被挑起,一只纤细白皙的女人手钻,腕间着只累丝赤镯,镯上坠着两只小巧铃铛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