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5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明舒边说边示范,推开膏后又缓慢起他的手来,不放过他手掌的每寸肌肤,柔的力道加上她腻的手,让陆徜从手麻到,再由麻到脚,她偏不肯轻易放过,指腹又在他掌薄茧上着,这滋味……陆徜只觉得己整个人都不对劲了,想逃又逃不开,明舒的温柔织成漫天大网,在不知不觉间兜,将人网住,偏偏她己毫无所觉,无论说话还是神,都坦然,没有丝毫羞涩,反倒是陆徜,被她搅得心弦剧颤。

“一两银子一盒的玉容膏,那人说送就送了,手倒大方,身上还佩着笼,看来在陶家地位不低,阿兄……阿兄?”明舒顾说着,末了又唤陆徜。

陆徜被她叫回魂魄,满眼疑惑。

明舒便知,他神游去了,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因不乐意地把他手一甩,道:“换手!”

陆徜听到“阿兄”一称,猛地醒来——她所行所为,不过将他视兄长亲人,别无其他,所以坦磊落,反是他一时间想岔,竟对她有了些不够光明亦非君子的念。

“不用了,我己来。”思及此,他霍然起身,冷声她,“我还有事要善后,你赶回屋去。”

语毕,他甩袖离去,没有丝毫犹豫,留明舒在原地喊他。

“香膏也不拿,你己来什?”

陆徜只当没听见,径直了客栈,上外雪去了。

————

屋外风雪交加,一夜草木呼啸,得老旧的客栈嘎吱作响。

陆徜回来的时候,明舒已经在曾氏身边睡,外间小榻上已经被她铺铺盖,里面还了人的汤婆子,他站在榻边看了良久,才钻进暖和的被窝里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