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陆徜掺着的手臂,把人扶进了屋里,见头上身上沾满树叶,人也跑得气吁吁,忍不住从身上一片片往拈树叶,只道“你这是做贼去了?”话刚,他立时反应过来一件事。

从前门去的,就在他宋清沼几句话的时间,跑了环涛馆后。

明舒有些得意,把手里攥着的一团被皱的纸举起,刚要说话,却忽然发现房间里没有宋清沼,于是道“宋清沼呢?”

“走了。”陆徜道。

“不是说好一起查?他这没义气?”明舒皱皱眉。

陆徜对此不置一辞,只问“这是什?”

明舒的心思便由宋清沼转己的发现上,将手里的东西展开。

“阿兄,看我找的东西!”

一幅被皱的字。

字迹苍劲有力,是大家之作,然而现却被血污染。

“这是环涛馆失踪的那幅手稿。”明舒得意道。

环涛馆的书案上本来摆着的是大儒的一张手稿真迹,以供皇子尚书令来时欣赏,凶案发生之后,那幅真迹却失了踪影。

“这手稿……你在哪里找的。”陆徜眼一凛,明舒找了非常关键的突破点。

“嘿。”明舒小狐狸般洋洋得意的笑来,叨叨冲他招招手。

陆徜很合附耳过去,温的气息拂过耳廓,明舒轻细的声音入耳,丝似网。

很简单的一句话,彻底推翻他白日所有推断。

“这幅手稿才是真正被凶手遗弃在逃离路线上的证据。现场来看,杨子书进入此屋不是受人胁迫,他是愿进来的,是因为被禁足在房不面见殿和陆大人,所以才此策,知道殿必会进环涛馆,便带着由唐离代笔的那首诗悄悄潜进环涛馆,准备向殿献诗以博关注。他进来之后,收起给殿欣赏的这张手稿,转而铺上己准备的诗,而那张手稿并没放远,当时应该也摆在桌面上。凶手行凶完毕,手中染血,他又急逃离,顺手取了这张手稿拭血,而后来不及销毁,才在匆忙间扔在逃离路途中的隐蔽处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