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9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杀人是重罪!不论任何理由任何借,都是国法难容之事!你对一个杀人犯心软,以身犯险,你知道这有多愚蠢吗?”应寻又问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明舒看了眼被衙差押在地上的吕莲,“若国法难治,又当何为?”

“陆明舒,你的想法很危险。若个个都似这般私刑报复,人人皆判官,又有何公义言?任何情况,情理都不该凌架律法之上。”应寻冷道。

明舒心里一片混,她也不明白己在那个瞬间为何会冲上前去,只觉脑中充斥着“报仇”“报复”等字眼,不期然间有个声音回响起来。

“陆娘子,你试过家破人亡的滋味?果你被害得家破人亡,你报不报仇呢?”

那是她离开松灵书院的前一夜,唐离问她的话。

果她也有这样的仇恨,却遇国法难治之时,她要不要报这个仇?或者说,她要何去报这个仇?

这个问题,她没有答案。

她只知,那种古怪的觉又漫上心。

“陆明舒?”应寻发现她情不对,又见她捂住的伤还在往滴血,不免在心里责怪己没有护好人,又觉得己话说太重,于是转身吩咐手,“大夫来了没有,赶看看她和黄老。”

大夫早就已经场,先去察看黄老,翻了翻他的眼,又摸摸脉,摇着过来:“那个失血过多,救不了了。”一又向明舒道,“小娘子把手放,让老夫瞧瞧你的伤。”

明舒听话地松手,坐一旁任由大夫查看包扎伤,那厢已被扣押的吕莲听黄老救不回来时,发一串嘶哑的笑声来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