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闲聊过,陛带他走到书桌边,秦燕珩抬手示意,庄染迅速接磨墨的活计,有事干累不着还不用尬笑。

秦燕珩提过陛喜欢什样的墨汁,为求有备无患,庄染还特意练习过,陛也不惊讶,提笔蘸墨画了一幅牡丹图,这让庄染很惊讶,蓝星文化至不过数十年,陛的水墨画造诣不俗,这悟性忒高了吧?

好在,陛不会要求人评价他的书画,就连秦燕珩也是默默观看,画成之后再进行装裱,送给庄染的见面礼之一。

陛温言道:“别的东西太子也有,我不常动手画,总觉得见了你再画比较好,阿珩与我说过你见面的情形,你喜欢牡丹,我便送你牡丹,要收好了。”

牡丹,国花也。

这是对庄染的认,她忐忑的道谢。

一幅画耗费不时间,陛每日都要接受医生检查,秦燕珩带着庄染到宫殿外面逛了逛,只在图片中见过细枝末节的建筑完整现在眼前。

奇怪的是,皇宫建筑也藏有浓重的秦汉之风,庄染记在心里,并未当着这对祖孙的面问来。

皇宫常住的主人只有两位,皇后去世后,陛有交往的女伴,但从未带入皇宫,均在外面安排别墅,后来也隐晦宣布和平分手,建筑各处都有监控和守卫,庄严肃穆却也显得苍凉。

“是觉得别庄比较好了?”

庄染处看看,指着摄像头说:“殿,我在这是违心还是诚实呢?”

秦燕珩挑眉:“我知道答案了,以及,你早晚都要住进来的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