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她的走路方式就是一个女人的姿态,习惯小步,而非男子的跨步,习惯低头垂眸,连说话都不敢大声,喝茶翻书时只用拇指指,动作轻而细,还有喜爱珠宝首饰等。别说楚安睦大相径,就连普通男子都不。

外加她的字迹,批的一些折子他有看过,虽是极力模仿楚安睦的字迹,太过刻意以至于僵,细节之也未理得当。

这些都足以让他直接抓人审问,迟迟没有行动。

日前,他令将所有华的人子时带到侍省,一一审问个干净,特别是贴身伺候的几人,全都没有逃过,审问来的都是陛就是从龙床上躺,之后便醒来了,醒来后行为举止异常,其余的未曾有变。

是的,除了行为举止异常,仿佛换了个人似的,其余的确实未曾有变。

他不信邪。

刺客。

还是谋。

或者是他人互通。

他的眸底翻涌,扣弓弦的手又加大力气,雕翎箭头直指江洛的眼睛:“日我给过你次机会。”

江洛张了张嘴,不知怎回他。

他日确实给了她次机会,在千层台阶上,他停了次,一次试探,次直问,次等待,到现在,他不会再给她机会了。

江洛还想再挣扎:“……并非你想的那样,你也不杀我,你且再等几日,几日就好。”几日之后,指不定她楚安睦就换回来了,她不死,死了,楚安睦不就死了。

萧长颂显然不在乎她说什,他的眼中无情无绪,就那支冰冷的箭头一般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