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8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疯掉了。

整整两天淳景都没到过公司,也没去祗叡的家,就像失踪了一样。这两天余涧也完全不在状态,总是差错,情绪更是从未有过的低落。

“余涧,你天早点班吧,反正公司没什事,我一会陪烺天去买东西晚上会晚点回去,你己吃晚饭吧。”祗叡签完一份文件就对余涧说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余涧说完就去了。

“祗叡,余涧的样子好难看啊,这两天也不见淳景露面,他是不是吵架了?”余涧去后烺天就问祗叡。

“谁知道,感情的事第三者无法插足,结果如何只看他己。”祗叡并没有多加评论。

祗叡知道淳景在逃避,别看淳景平时总是一副无所谓又到处留情的样子,其实内心非常脆弱,所以才总会用悍来武装己,正因为祗叡总看透他,他才会那讨厌祗叡。

这也是祗叡第一次看到淳景为情所困,因为太在意,所以不敢随意触碰,又因为无法触碰,内心产生了不安和动摇。面对余涧坚守的执着,淳景的信估计早已磨成灰烬了。

余涧把着方向盘,失神的看着前方,明知道开车要专注,他却无法让己集中精神。

那天淳景突然离去后,已经两天没露面了。原以为是公事缠身,是当余涧沉不住气打电话去保安科探情况时,才发现原来淳景根本没回公司,说回公司其实是个借。

余涧不知道淳景为什要说谎,他真要走根本没人会留他,更没必要找借。难道他已经对己的坚持厌倦了?已经失去等待的耐性了?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momozu.com

(>人<;)